小含锅子

EC,鲨美,大爱

【EC】蓝色天使(AU/德国骨科)废柴哥哥万X懂事弟弟查

年龄差12岁,HE……吧
最近看了涨潮海岸,里面小萝莉太可爱了,由此萌发了涨潮海岸的脑洞,脑洞千千万,我要全部写出来!(不可能的额)总之先写个德国骨科的AU吧,毕竟第一次发文www


序:
Erik的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
他怀抱着Charles,他这么轻,这么柔软,好像不经意间就会从手臂间化作流水。他的耳朵嗡嗡作响,他听不见Emma的尖叫,也没有听见Logan的咒骂,他只是抱着Charles,吻着Charles冰凉的额头和紧闭的双眼。
“不……不……”Erik把脑袋抵在他弟弟脆弱的胸口上,“别这样,Charles,快醒醒……”他流下了泪,脏脏的,和血污一起粘在了脸上。
但是Charles一动不动,胸口也没有起伏的迹象。
Erik近乎绝望的亲吻着Charles高挺的鼻梁,他嘴里咕哝着杂乱的单词,“Cha……求求你,我爱你……别走……Charles,Cha……不……”
别走,求求你……
不要走,我蓝色的天使。

第一章:
Emma喜欢这样一个晚上。
她在深夜的酒吧里独自饮醉,有可爱的小男生和她搭讪,是一个不太高的的年轻人,很有绅士派头,不会在和Emma聊天时一直盯着她丰硕的乳房看个不停,也很幽默,懂得如何引来女士暧昧的轻笑和风情万种的眼神。期间有一个老男人“不小心”蹭到了Emma的屁股,这让Emma极其反感,特别是当对方是一个肥胖的秃顶的时候。
Emma认为,人秃顶并不是罪恶,肥胖才是无可赦之罪。自己曾经被一个臃肿的男人压在身下,那个人双手撑在Emma两侧,肚皮上的肉垂下,紧贴着Emma的细腰,臀部不停耸动,嘴里说着下流的话,几乎要将Emma压的喘不过气。Emma经历过最不爽的性爱莫过于此,因此她讨厌肥胖的男人。
小男生警告了胖子几句,然后他们打了起来。Emma并不在乎小男生为何突然一拳打歪了胖子的鼻子,也不在乎胖子把透明的啤酒瓶砸到小男生的脑袋上,她只是看到他们两个人打了起来,有几个男的来劝架,但却不知不觉的加入了战斗,很快酒吧里全都是拳打脚踢的声音。
她默默的走开了,推开上来凑热闹的过度兴奋的人群,准备走出酒吧吹吹风。这时,她看到了一个熟人。
Erik,这个该死的男人,穿着高领毛衣趴在酒吧角落的厕所门口,完美的挡住了女厕所的道,像一个守在门口的哈巴狗。
她走过去,在Erik边上蹲下,白色的紧身皮裙给这一动作增加了难度,但她还是蹲了下来,并且怀疑有人会乘机盯着她的紧致的屁股,不过鉴于大部分男人都去打架了,这种可能性不太大。
她重重拍打了Erik的脸颊,对方哼了哼,睁开了一只眼:“Emma?……我好像……在酒吧里……?”
“是的,你这个该死的废物,你躺在酒吧的女厕所门口亲爱的。”
“喔,好像是……我喝了酒……”Erik眨了眨眼,“Emma,你的脸是歪的。”
“是的,Erik,你现在看什么都是歪的,现在你就算把脱衣女郎的屁股看成枕头我也不会惊讶。”
“哦哦……”
“醒醒!该死的……”Emma抠开了Erik半闭的眼睛,看着那翠绿的眼仁,然后她松开手,眼皮弹了回去,紧紧的合在了一起。
Emma叹了口气,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奇迹般地抬起了Erik,也不知道为什么帮这个嘴里嘟囔着梦话的人打了的士,送到了家门口,也不太记得自己怎么在无人帮助的情况下把Erik拖到了这栋建筑的三楼。
这是一个老旧的居民楼,楼道的墙上绘着两个交缠的人体,和一些污言秽
语。Emma艰难的把沉重的男人连拖带拽的扛到了303门口,她低头看了看表,他妈的,已经两点了。
她按了铃,耐心的等了一会儿,然后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一个柔软的小奶音,然后她知道里面的人搬了个椅子来,站在上面看猫眼。
“Emma姐姐?”门里传来声音。
“是我,小兔崽子,快开门。”
于是门开了。
这个男孩,Emma看着他,真是可爱的要命。一头褐色的卷发,散漫的翘起来,婴儿肥的脸颊泛着微红,唇色红的鲜艳,最动人的是那蓝色的双眸,在楼道泛黄的灯下充盈着幽静的光。
像珠宝店深柜里的蓝宝石,Emma想,纯真又妖艳。
“喔……是Erik。”Charles轻轻的说,他走出了门,蹲在Erik边上。
“你的哥哥不知怎么喝醉了,现在看起来像一坨屎。”Emma毫不客气的说,Erik的确像一坨屎,他正斜趴在脏兮兮的地板上,嘴角还留着口水,“你应该好好感谢我把他从臭烘烘的酒吧里运到这儿来。”
Charles点了点头,他伸出小手,温柔的抚摸着Erik的脸颊,难闻的酒味让他皱了皱眉头。
然后他抬起头,微笑着对Emma说,“谢谢你,Emma姐姐,”他停顿了一下,舔了舔嘴唇,“你真好。”
Emma不想承认自己的戾气烟消云散了,但它就是这样消失了。她默默的看着这个十二岁的男孩艰难,但动作流畅的把Erik拖进了房间,她没有上去帮忙,因为男孩是那么熟练。她咕哝了一声再见之类的词汇,然后转过了身。她听到背后真诚的道谢声,和Erik一个巨大无比的饱嗝。
她走下了楼,冷风吹抚着她的脸颊,和领口露出的诱人胸部。街角有几个乳臭未干的小伙子发出赞叹的哨声,她翻了个白眼。
她又想到了Charles,蓝眼睛,真漂亮。她希望自己也有一双蓝色的眼睛,或者说她希望自己也有一个这样可爱的弟弟。
该死的Erik,Emma不停咒骂着Erik不懂珍惜。

Erik醒了,但他发现自己的脑袋痛的几乎要爆炸。他从床上支起了身子,看着房间里的一切。喔,该死的熟悉的房间,前任租客漆的令人作呕的紫红色墙壁,散落一地的酒瓶和随地乱扔的衣物。他隐隐约约记得昨晚的事,Emma在运输途中不止一次的把自己的脑袋磕到墙角,他似乎还记得Emma把他扔到出租车上时自己的脑门狠狠的撞到了车门,当时Erik控制不住的发出一声巨大的驴叫。他摸了摸额头,上面贴着一个创可贴。
喔,是亲爱的Charles,他想起昨晚,Charles把他拖到了床上,给他洗了把脸,然后在脑袋上贴了个创可贴。而Erik则是突然间坐起来,抱住了Charles的小身板。
然后开始呕吐。
我一定是把他吓跑了。Erik愧疚地想,他知道每次Charles都要照顾喝醉的自己,有几次Charles还跑到酒吧去找他,把他从满地的酒瓶中拉回家里。他一直欠着Charles,他让一个12岁的男孩照顾一个比自己大12岁的废柴哥哥。
他走出房间,给自己做了一个好像是三明治的东西,然后打开了那个画质真是该死的不清晰的电视,一看就看了好几个小时。当他突然从沙发上惊醒,并意识到太阳已经该死的下山,而金黄色的阳光斜射进乱糟糟的家里的时候,他感到了一阵深深的无力。又是该死的没赚钱的一天。
然后他听到了锁孔旋转的声音,门开了,Charles开门进来。他看到了Erik,蓝色的眼睛眨了眨。
“喔,Charles,”Erik说,“你回来了。”
Charles点点头,然后把脑袋垂的低低的,从沙发后面快速的走过。
“站住!”Erik突然间吼道,被自己的高分贝吓了一跳,对方显然也同样如此。Charles停了下来,但是没有回头。
“过来Charles,”Erik柔声说,“让我看看你,亲爱的。”
Charles低着头走了过来,他疏于打理的棕色卷发似乎太长了些,散落着遮住了低垂的面颊。Erik揽过Charles,还是又瘦又小。Charles别过了脑袋,没有看Erik。
“你生气了?”Erik让Charles坐在自己腿上,他紧紧的环住Charles,“对不起Charles,我昨天又喝醉了,都是哥哥不好,我好像还呕在你身上了,是吗?”
“是的,”他听见Charles细若蚊蝇的声音,“但是没关系。”
“你真是太好了,Charles,”Erik抱住Charles摇晃了一下,“我真爱你……”
“我也爱你Erik,但是我得离开了,我,我还有作业要做。”Charles急匆匆的说着,推挡着Erik的双臂,但Erik没有松开手,相反, 他扭过了Charles的脸颊,然后毫不意外的看到Charles嘴角的一块紫色的乌青。
“被打了?”Erik严肃的说,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表情是多么愤怒。他本以为Charles会乖顺的点头,但没想到Charles突然用力的一推,撞开了Erik的双手,跌跌撞撞的跑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Erik听到了Charles锁门的声音,这一声轻微的“咔哒”让Erik没由来的暴怒起来,他的怒气就像升腾起的烟雾,瞬间占据了他的心灵。他跑到Charles门口,用力撞击了Charles的房门,然后吼道:“该死的小兔崽子,给我该死的开门!你!永远!不能!把你的亲哥哥!锁!在!门!外!听见没有?!”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巨吼和撞击让可怜的公寓楼震颤了一下,他把耳朵贴在门上,但他没有听到里面哪怕一点声音。
他走出了家门。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但他站在酒吧门口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惊讶。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