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含锅子

EC,鲨美,大爱

【EC】蓝色天使(AU/德国骨科)废柴哥哥万X懂事弟弟查

这一章好长啊,毕竟码了两个晚上,顺便一提,本篇不出现小队长,也就是说狼叔走的是BG线(如果这点也算的话)
最近掐指一算我发现我十个脑洞六个是幼查,我到底怎么了,明明我控的是大叔和萝莉啊?!


第三章
Logan看到了那个红发的女人。
他知道她叫Jean,美丽的名字,美丽的人。从她进门的那一刻Logan就注意到了,她是最近才光临这个酒吧的,连着来了三天,每天晚上八点,准时的踏着黑色的高跟翩翩而来。
今天是第四天。
女人来到吧台的老位子,靠近角落摆放的老式打字机,优雅的落座,随意的一甩火红的长发。Angel看到了她,Angel是这个小酒吧唯一也是王牌的酒保,穿着笔挺的中性西装,卷曲的黑发在脑后挽成一束,她风情万种的嘴唇和高超的调酒技术总能招揽许多人气。
正当Angel准备为Jean调酒的时候,Logan走上前去阻止了她,Angel会意的点头离开了。“您好,红发的美丽小姐,”Logan满是肌肉的手臂撑在吧台上,身体前倾,与Jean的保持着绅士的距离,“麦芽威士忌,老样子?”
“当然,”Jean微笑着,嘴角上翘,“可是你赶走了我们亲爱的酒保。”
“别担心这个,相信我的技术也不会让你失望。”Logan在“技术”二字加重了语气。但对方似乎并没有被冒犯,而是颇有兴趣的看着Logan,并再次微笑。
Logan将调好的酒温柔而郑重的放在Jean面前,然后趴在吧台上和对方你一言我一语的聊起来,期间他忽视了来自Angel意味深长的眼神,瞪走了几个意图搭讪的男人,炫耀了一下自己的胸肌,展示了自己独特的黄色幽默。
然后,
Logan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并不是Jean,因为Jean该死的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而大部分人会叫他老板,或者金刚狼,因为他曾一人单挑一个在酒吧闹事的犯罪团伙,除了留了点鼻血毫发无伤,之后不知哪个无趣的自以为得到莎士比亚真传的苦逼大学生取了这个外号给他,然后便传来了。
除了Emma,她从不用这两个称呼叫他,这个女人,这个酒吧情圣,她总是毫不亲昵的用亲昵的声音叫他:亲爱的Logan。Logan适应了好久才不会掉鸡皮疙瘩。
哦哦,当然还有Erik那个混蛋,在他还不是那么混蛋的时候,Logan并不反感他叫自己的名字。但是从“那”以后,Erik简直像变了一个人……
Logan眨眨眼,恋恋不舍的将胶着的眼神剥离了Jean,他寻找起那个声音的源头,Logan仔细的回忆着一秒前那句清脆的“Logan”,似乎是以一种柔软的,儒雅的声调发出的。是谁呢?
然后他看见一个毛茸茸的棕色脑袋在吧台的那头,那个脑袋上下耸动了一下,然后一个小男孩扒着爬上了吧台边高高的椅子。
“你好Logan。”
“喔喔!”Logan不自觉的绽放了笑容,“是你!蓝色眼睛的小天使!我想你可能忘记了未成年人不准进酒吧,不过管他的,你要一杯橙汁吗?”
Charles挑起了眉,“拜托,我叫Charles,而且谢谢你的橙汁。”他蓝色的双眸在酒吧迷乱的灯光下闪灼着奇异的光彩,“Logan,其实我只想问你Erik在哪,我已经一星期没有见到他了。”
“你说那个醉死方休的混蛋?”
“咳咳,你说的太直白了,不过就是他,我哥哥,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唔,”Logan转身倒了一杯橙汁递给Charles,“我知道他在哪儿,你哥他在警局里呢。”
“警局?!”Charles惊讶的瞪着眼,但没有停下手里接过橙汁的动作,“发生了什么……”Charles双手紧握着手里发凉的玻璃杯,“他不会是,杀人了?”
Logan低头,看到Charles吃屎一般的表情,忍不住哈哈大笑,接着他看到小Charles不解的歪头看着他,于是解释道:“你真是想的太多了!Erik喝了个烂醉,警察把他押走了,但Erik急于要在警车上展示他高超的吐口水技术,隔着警车里的防护栏一口把口水吐到了驾驶员的眼角。”Logan耸了耸肩,“那位警察朋友显然没见过这么文明的人,于是把车撞上了电线杆。”
“喔……”Charles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放松了下来,好像之前有什么浓雾一般的担忧都忽然烟消云散了似的,“他没事就好了。”Charles呓语般轻柔地说,然后快乐的微笑起来,那笑容就好像广场上洁白的鸽子,抖动翅膀,然后展翅翱翔。
Logan愣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是当他看到Charles乱糟糟的头发,和搭配明显不协调的宽大衣物,以及掩盖在刘海下的平静如水的蓝眼睛时,他突然想给这个男孩一个拥抱,即使他前一分钟才大肆嘲笑了他的哥哥。
他确实也这么做了,他的上半身越过吧台,给了对面的小男孩一个别扭至极的拥抱,Logan重重的挤了一下Charles的脑袋,松开的时候Charles的头发变得更加像一个鸟窝。他胡乱的揉了揉小男孩的脑袋,然后温和地说,“你太乖了我的小天使,明天你可以让翘屁股姑娘带你去看看他,但是现在你得回家睡觉了,好嘛?走吧,把橙汁喝了就离开吧。”
Charles听话的点点头,喝完了橙汁,Logan目送他离开了酒吧。等他回过神来,发现Jean正微笑着看他。
“你可真温柔,Logan。”
“哦哦,现在你知道我的名字了?”Logan笑了笑,然后放松了脸颊,“他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Jean笑着微微摇头,“你知道吗?我是一个老师,我认识他,”Jean泯了一口酒水,“我在他的学校教书。我知道他叫Charles,但我猜他不认识我,我教低年级,我们不常面对面。”
“沃,老师?”Logan挑起笑容,“那我猜你一定教音乐或者美术这类艺术方面的。”
“你猜对了,我教美术。你的直觉很棒。”
“喔这并不难猜,”Logan又一次微笑,“因为你本身就是艺术品。”
然后他们相视而笑,Logan在Jean垂眸的时候看了看酒吧的大门,男孩的身影早已消失了。

Erik跟在胖警官后面缓步走着。
他已经在拘留所里呆了七天,再过七天他就可以出去了。
这一个星期并没有酒精,Erik每天都定时的感到空虚。每个晚上他想酒想的口干舌燥,这个时候他通常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强迫自己想点别的。
他最先想到的是Charles,准确的说是Charles蓬乱的脑袋。他从小就看着Charles的脑袋,Erik十一岁那年母亲Sharon改嫁,十二岁的某一天,Erik放学,到医院看望正在待产期的母亲,却在医院门口被护士告知母亲已经生了。于是他看到了在襁褓中的那个孩子,皱巴巴的,又小又丑,他摸了摸婴儿的胎发,非常柔软,是浅浅的棕色,有点偏金。
Brian,Erik的继父,在一旁看着Erik,然后他极度温柔的说:“他叫Charles,很可爱吧。”
啥?Charles?!这可是个男孩名!Erik不顾Brian阻止掀开了Charles的襁褓,低头看了看Charles的屁股。
“老天啊……”小Erik喃喃的说,“居然是个弟弟。”
当时Erik的内心超级复杂,Brian眼疾手快的拍下了这张照片:Charles躺在襁褓里,Erik低头研究着Charles的屁屁,表情扭曲。
后来这张照片被挂到家里最显眼的一面墙上,每次Brian拿他来嘲笑Charles和Erik,Charles总是红着脸喊“变态Erik”,而Erik则是笑着躲开来自弟弟的捶打。
Charles出生之后的三年似乎过得很快。Erik看着Charles浅色的脑袋变成了和Erik一样的深棕色,从四只脚变成了两只脚。Charles最先学会的是Erik的名字,尽管发音极不标准,Charles在周岁之前一直叫Erik“诶里”,是的,没有K的音,而当时Erik正好有一个女同学叫Elly,这个巧合让Erik烦恼了很久。
那段美好的时光正好是Erik长身体的时候,Erik变的很高,几乎和Brain一样的高,而Charles则变的越来越“漂亮”,精致的五官和软软的卷发,还有湛蓝的眼睛,十分讨人喜爱。Erik坚信那时候要是给Charles穿上小裙子,没人会认出Charles是男孩。Erik那时沉迷于泡妞和打篮球,青少年时期的Erik异常富有活力。傍晚他穿着球衣,满身是汗的回到家,手臂上的肌肉泛着汗涔涔的光。他通常会倒在沙发上休息片刻,咕嘟咕嘟的喝着水。而这个时候他就会看到一个棕色的小脑袋------Charles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小短腿扒着沙发,艰难的爬上去,然后爬到Erik身上,屁股坐在Erik大腿上,紧紧的抱着Erik,贴着他的胸膛。Charles的卷毛正好就抵在Erik的下巴,弄的Erik痒痒的。
Erik喜欢Charles坐在他腿上,现在也一样。
Erik总沉浸回忆中笑起来,露出所有的牙,然后他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躺在拘留所简陋的小床上。他慢慢收住鲨鱼笑容,想到了那天下午,他和两个警官坐在马路坎上等拖车来,他的手上还带着手铐,身上的酒味还没散尽,坐在前排的其中一个警官受了小伤(就是被他吐了口水的那个驾驶员,而Erik对自己吐口水一事后悔的要死),警官用不知哪来的酒精棉擦着伤口,他并没有看Erik,而是淡淡的,用一种别人无法反驳的口气对Erik说:“你是个社会败类。”
社会败类!Erik悲愤的想,所有人都这么认为,但他的Charles呢?他是怎么看他哥哥的?
“嘿!”
漩涡,漩涡,Erik被一声响指拉回了现实,真正的现实,不是回忆,他没有抱着Charles,没有坐在道坎上,没有躺在小床上。他跟在一个警官后面,一个胖警官后面,正缓步走着……
“你在听吗?”胖警官看着Erik,右手在Erik面前挥了挥,“有个女的要见你,她在会客室等你。”
“谁啊?是金色头发的?”是Emma?
“好像不是。”警官摇摇头,“棕发,她指名道姓要见你。”
然后警官走到一间房间前,拉开了门。房间里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个穿着西装的棕发女性坐在椅子上,她的面前摊着一本资料。
Erik走了进去,而女人站了起来。
“你好 Erik,”那女人抢先说话,“我是Moria Mactaggert,来自儿童保护部。”她顿了一下,无视了Erik警觉的眼神。
“我想和你聊聊你,以及Charles。”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