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含锅子

EC,鲨美,大爱

【底特律AU/警探组】【星际AU】银币与仿生花

【底特律AU/警探组】银币与仿生花

太空星际AU
警探组HC
硬核正剧or喜剧(大概吧)
这章不分级
如果有什么科学BUG,请不要怪我呀,总之欢迎科普

——————分割线是me———

“观测到一辆超速舰船。”端坐着的仿生人说。
坐在他对面的年轻的交通管制员苦恼的皱了皱眉头,但并没有停下吮吸手中的可乐,“拦住他。”他在这艘面积狭小的警用舰船里挪动了一下,将脚翘在仪表盘上。
“好的警官。”仿生人额角的LED灯闪烁了一下,挺直身子。警官又挪动了一下,为仿生人的操作让出空间。
仿生人有着一双蓝色眼睛和随处可见的的亚洲人面孔,他熟练的操纵着警用舰船驶向超速舰船,并迅速放出急停信号。
警官从仪表盘上拉过一个话筒说:“前面的舰船听好!你已进入底特律太空城领空,并且严重超速。这里是底特律警察,我们强制要求你立刻减速至底特律时速*!不然我们会采取军事手段!”
(底特律时速*:指底特律太空城自转速度)
不出所料,对方舰船开始减速,仿生人于是发送了急停程序与急停轨道小贴士给对方,不一会儿,仪表盘上显示对方舰船接收程序并使用。
两艘舰船于是同步减速,并行至急停轨道。
两艘舰船在漆黑中快速游走,他们现在就绕着太空城最外圈的一条急停轨道行驶,底特律太空城悬浮在苍茫的宇宙中,孤独的闪烁着,这便是人类的科技集大成者。他们自西向东绕行,与太空城自转方向一致,壮观的太空城仿佛静止不动,默默的凝视着他们。
“真美。”人类警官自言自语。仿生人清晰的听到了,却只是眨了眨眼睛。
这时,屏幕闪了闪,“接上了。”仿生人说,警官放下翘在仪表盘上的双腿,正了正衣领。
屏幕亮起,对方是一个头发灰白的大叔,“该死的小鬼。”他咒骂着,将一个证件举在镜头前,“你们拦了一辆执勤警舰!”
“调一下清晰度。”人类警官不紧不慢的对仿生人说。“哦,额,很抱歉……”他读出警官证上的名字,“额……安德森副队长,我们并不是故意逼停的,只是您超速的过分。而且你的舰船并没有向我们发送底特律警署的识别信号。你的……舰船也并没有任何警察标识,所以我们……”
“哦,真该死,你的意思是我的舰船上要画一个大大的警署涂鸦?!那个丑陋的底特律警察署logo?!”汉克·安德森副队长的脸在镜头里狰狞的咆哮着。
“额么………”人类警官一时语塞,仿生人的LED灯闪了闪,“安德森副队长,我并没有查到你正在执勤的信息公告,”仿生人停顿了一会儿,“而且作为警察,您竟然没有仿生人搭档陪行,如果我没猜错,这并不符合法律规定。您会接受处罚,我会直接向警署报告。”
“欸别!卧槽,小兔崽子,快拦住你该死的仿生人!”汉克突然急了。
人类警官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势,仿生人于是停止了信息传输,“安德森副队长,老实说,我听过您的大名。作为一个新人,我尊敬您,我想,这次也许就算了。不过我奉劝您尽快给自己配个仿生人,还有,别再酒驾了。”
人类警官指了指视频角落里的那杯威士忌,老汉克啧了一声,“算你识趣,小子,我会记得你的。”屏幕信号被单方向切断,待机画面出现。
于是人类警官和仿生人静静地看着那艘老旧的舰船驶出急停轨道,向登陆轨道并线。他们一开始什么都没有说,直到仿生人严肃的开了口,“我认为这是错误的。我们应该上报上级。”
“闭嘴。老实说,你有时候真的该死的烦。”人类警官又翘起了脚,继续吮吸他的可乐。

康纳被唤醒了,他突然睁开了眼睛,电流刺激着他的全身,他开始大口呼气,人工肺部收缩,防生心脏开始跳动,钛液在体内肆意横流。信息中枢同时蹦出数条指令框,包括模拟生命的开机提示“恭贺新生”;全身状态评估;休眠时间为三年;往期记忆载入完毕的提示等……
康纳将他们一一关闭。他听到一些声音,仿生眼球光学组件开始运作,哦,一个白净的天花板。
“他叫康纳,老实说,他有一点点特别。你知道吧,曾经名扬四海的机型RK800,这个是原型机,全宇宙唯一的一台。”
“哇哦呵呵呵,说真的皮金斯,我不在乎这些有的没的,能该死的充数就行。”
“不过你要知道,安德森副队长,现在RK系列已经出到1000了,这是个淘汰机型。他的分析功能完美,但他一直都有点古怪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小毛病。”
“我无所谓。你的屁话有点多啊。”
“请别介意,汉克。讲真,你为什么不去领一个现任标准机型呢?警署里多的是。”
“不用你管。我难道没给你钱吗?”
“您给了。”
“那就不要废话OK?”
“……好吧。”
空气沉默了几秒,康纳听罢,嗖地坐起身,两个人类突然后撤,康纳随即拔掉身上的导管,从机床上一跃而下。
“您好。”他扫描了眼前的人类,对方惊诧的看着他,全身百分之八十的肌肉紧绷,“安德森副队长,久仰您的大名。”
“额,好吧,”汉克皱了皱眉,“你有点吓到我了……康纳。”
“很高兴认识您。”康纳凑上前,硬生生拉出对方的手,郑重的、用力的握了握,“我想未来我们会是搭档。与您共事是我的荣幸。我叫康纳。”
“我知道。”汉克默默抽出手,他看看边上的黑市科学家皮金斯,对方耸耸肩。
两人一机器互相对视了几秒,望着康纳直勾勾的眼神,汉克最终忍不住翻了白眼。


真贵啊,该死的仿生人。

——————分割线是me—————

不知道你们看没看过美剧:机器之心,本篇微借鉴(机器之心真好看)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