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含锅子

EC,鲨美,大爱

【底特律AU/警探组】【星际AU】银币与仿生花(2)

太空星际AU
警探组HC
硬核正剧or喜剧(大概吧)
这章不分级
如果有什么科学BUG,请不要怪我呀,总之欢迎科普

——————分割线是me—————

“待在这,别动。”汉克对康纳说,收到搭档一声响亮的回应。
于是他叹了口气,他和他的塑料搭档收到通知,乘坐他的爱舰来到这里———底特律太空城众多卫星城中他最不想来的一个。
伊甸园。
暧昧的灯光和性爱仿生人扭动的肉体让他有些烦躁,是的,
整个卫星城,都是情色产业。
眼前这个被装饰的无比甜蜜的房间显然是VIP的专享,血的腥味混合着情爱香薰的味道简直令人作呕,更不用说眼前的这个混蛋。
“喔,瞧瞧这是谁,我们的酒鬼老疯子。”盖文警探仍然是欠揍的嘴脸,“喔等等,”他眉头一皱,“这是什么?RK800?!上帝啊!”盖文警探故作姿态的捂住了嘴,“安德森副队长竟是一个怀旧的人。”
“你给我闭嘴。”汉克叉着腰,“这是我们的案子,我想你并没有收到传唤。因此我很好奇,你在这里……做什么?”汉克挑衅的看着盖文,盖文警探啧了一声。
“真希望你能像以前一样出色,副队长。”盖文离开房间,顺便用肩膀撞了康纳,并赠送一个嫌弃的眼神。
“真是个混蛋,你说呢,小塑料。”汉克没有期待康纳的回答,康纳眨了眨眼,“或许我们不必和他过多计较,副队长。”
“喔?”汉克环视四周,男性人类死者趴在床上,背部有几个血洞,一个性爱仿生人蹲在角落,她的身上全是红色血液,目前已进入强制待机状态,“这么说,你确认他很混蛋。”
“我没有那么说。”康纳看看自己被撞的肩膀,然后走进犯罪现场,“死者是被枪杀,屋内目前并没有凶器。”康纳走到汉克边上,“子弹是从背后打过来的,只有眉心一枪是正面枪击。”
“嘿嘿嘿,康纳,我说了,待着别动。你是哪个单词没有听懂?”
“我想,是有人在男性死者与仿生人云雨过程中夺门而入施行的枪杀,根据门锁的低破坏情况,我估计凶手惯用电脑实施高安全性电子锁的破坏。”
“没错,我知道,你分析的很对噢你好棒,现在你可以离开……喔该死!不要把血放进嘴里好吗!”
“这是我分析血样的方式,副队长。”康纳看看汉克,“怀旧的机型,怀旧的方式。”
“吗的。”汉克扶着额头,“我很佩服你的幽默,但请不要再这么做好吗。”
“好的副队长。”
汉克皱着眉头,看着康纳的背影,他的搭档正走向角落里的仿生人,“副队长,我想我可以获取这个仿生人的记忆。”康纳回过头。
“那很好。”汉克点头。皮金斯说的没错,这个机器是有点问题,“康纳,我觉得你有点自作主张的小毛病。”
康纳停下悬在半空褪去皮肤层的手。
“你知道吗康纳,通常警用仿生人会听从警探的指令。比如,我让他们站在哪儿,他们就站在哪儿。比如我让他们获取信息,他们才会获取信息,明白吗。”
康纳沉默了一会儿,而汉克惊讶的看到康纳露出一丝轻微的不耐烦的表情。
“你知道吗副队长,通常情况下我会向警署如实报告您每日的缺勤情况,以及酒驾次数,并如实交代你和那个黑人男孩的非法赌博,还有交出你从黑市非法交易买下我的全部证据。”康纳看着面色略带惊讶的汉克,“当然还有您的暴躁脾气,如果我给您的心理状态做个评估,会发现你根本……”康纳停顿了一下,“他妈的不该做警察。”
汉克似乎被激怒了,因为他揪住了康纳的领子,“该死的塑料,你有种再多嘴一句。你这个飙脏话的他妈的塑料,我应该把你回炉重造。”
“请你冷静。”康纳面无表情的说,“我很贵。而且如果你的脑子能够冷却一秒,你就会发现我的通情达理。据我所知,你曾经损坏了2部RK1000,这让你差点丢了工作,不是吗?我也许让你不舒服,副队长,但你只能接纳我,我想我们可以互相理解。”
“你……”汉克眯着眼看着康纳,“你最好给我闭嘴,如果你能够他妈的理解我。”然后他放开了康纳,指着角落的仿生人,“连接她的记忆,投在墙壁上。现在。”


康纳知道自己有些不一样。
他过去的记忆并不完整,但属于重启后的正常情况,重要的是他的软件似乎有些问题。
准确的说,他的指令没有优先级。
所有任务平铺在主界面,比如每日例行向警署如实报告副队长的身体状况,这本该是一条优先级极高的任务,但是康纳“觉得”他不应该执行,于是删除了它。
“觉得。”
康纳咀嚼着这个字眼,它很不平凡。这也是康纳和RK1000的差别。他们有更高效的CPU,但是他们不能“觉得”。只有康纳能“觉得”,康纳不知道为什么,但他“觉得”这不是一件坏事。
他没有告诉汉克,但汉克还是感觉到了康纳的不同。于是他们便有了那份争吵。
康纳看着汉克,中年人的神色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懊悔,但更多的是愤怒。康纳没有说话,只是默默连接了性爱仿生人的记忆,并投影到墙上。


美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叫崔西,尊贵的客人。
喔,崔西,崔西。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宝贝。
男人推到了我。我躺在床上,他压着我。
我喜欢你这样的复古机型。你知道吗宝贝,你真美。整个伊甸园只有一台崔西,那就是你宝贝,你独一无二。
谢谢您,您能这样爱我,我很高兴。
我扭动身子,磨蹭他。他有反应了。
不如我们玩点刺激的,我听说曹你的时候你可以释放电流,那爽翻了不是吗。新出的机型取消了这个功能,因为该死的安全问题不是吗。但我知道你可以给我想要的,宝贝。
没问题,亲爱的。但主要还是……
我舔他的耳垂。
看你的能耐。
他很兴奋。突然门开了,有个黑衣人走进来。他向他开枪,开了三枪,我尖叫。红色的血喷到我身上。我不停尖叫。他走到他面前给他脑门来了一枪。他死了。
跟我走。
他拿枪对着我。
我不能。如果您需要服务,请去前台登记。
我想离开报警。但他抓住我,他拿出一个针筒。
别动。
客人,没有许可私自给仿生人注射药剂是非法的。请你不要这样做。
我挣扎。
该死,老实点。崔西。
我尖叫。
我听到保安来了。他手里的针筒掉了,保安冲进来,他开了几枪,趁乱逃走了。
我进入了待机状态。


“记忆到此结束了,副队长。”
汉克点点头,“嫌疑人包的很严实,把特征记录一下。然后去床底下把针筒摸出来。”
“好的副队长。”
康纳迅速找出来那根遗留在犯罪现场的证物,在汉克没有阻止之前滴了两滴在舌尖上。
“天呐。”汉克看不下去。
“这是一种强效滞停药剂,如果从后颈注射入仿生人中枢,仿生人会强制恢复出厂设置。”康纳解释,“这是违法的。但在黑市总能买得到。”
“明白。”汉克揉搓了一下下巴,“那么作案动机呢?他为什么要杀人,然后重置一个老旧的性爱机器人呢?是为了消除犯罪过程吗?”
“尚不得知。”康纳摇头。
“嗯……”汉克点点头,“扫描一下现场,建个模,把剩下的工作交给鉴证科,我们回警局。”
“好的副队长。”
康纳跟在汉克身后,他们走过一个悬浮走廊,浩瀚的宇宙尽收眼底。他们一路上没有说话,直到上了舰船。
“副队长,对不起,我今天说话太重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嗯?”汉克挑挑眉,“真不错,他们给你的电子脑袋安装了道歉程序?”
“但是我还是想说,请您减少酒精摄入量。”
“好吧,还是个混蛋。”汉克耸耸肩,脸上却有了笑意。
舰船嗖的发射出去,警探和他的仿生人又踏上了旅程。

——————分割线是me—————

是谈崩专家没错了





















评论

热度(25)